曾经身价超马云,一天却蒸发千亿,昔日首富要绝地反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5 21:52

曾经身价超马云,一天却蒸发千亿,昔日首富要绝地反击?

2018-11-06 19:40来源:野马财经股价/马云/A股

原标题:曾经身价超马云,一天却蒸发千亿,昔日首富要绝地反击?

作者|董虹

来源|野马财经

大约30年前,北京交大毕业的李河君借了老师5万元钱一头扎进商海,折腾了半年就赔了个精光。然而,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之后这些年他做了两件极具争议的事情。第一件让“全中国都笑话”,第二件让“全世界都觉得很搞笑”。

孵化于第二件事情的汉能薄膜发电,在20多年前就登陆港股市场,并在2014年、2015年迎来股价飙涨,李河君的个人财富因此一度超过马云、王健林,蝉联中国大陆地区首富。

然而,又是在一夜之间公司股价暴跌近一半,市值蒸发逾千亿元,昔日首富颜面扫地。

停牌三年之久,汉能突然宣布要私有化回A,市场会不会买账?私有化资金从何而来?昔日首富能否借此绝地反击,挽回颜面?

2018年10月底,停牌三年之久的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收到控股股东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私有化提议。

根据公告,本次私有化之后,汉能薄膜拟在国内A股市场实现上市。私有化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按照现时的股本计算,收购规模约为549亿港元。

一纸公告惊醒了市场梦中人,也让沉寂三年的昔日中国大陆首富李河君再度成为市场焦点。

首富“绝望”之后绝地反击?

在资本市场,李河君本人及其掌控的汉能薄膜都曾是神一般的存在。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从北京交通大学毕业不久的客家人李河君,向老师借了5万元就一头扎进了中关村市场。“硬件、软件,包括运输啥都干过”,却还是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就将这5万元钱赔了个精光。

之后经屡次折腾,李河君小有成就。然而,他做过的两件事给自己带来巨大荣光的同时也带来巨大争议、质疑甚至被嘲笑为疯子。

一件事就是上世纪90年代投资建设金安桥水电站,一件事就是投身现在还在做的薄膜太阳能发电。用李河君自己的话说,这两件都是“一般人不太好弄”的事情,也都把他“折磨得够呛”。

投资水电站的事情,给李河君带来广泛质疑,“全中国都笑话我,就觉得是不可能的事”。

未曾料到,汉能薄膜太阳能发电虽然让李河君的财富一度超过马云、王健林,也让李河君遭受更大质疑,“全世界都觉得很搞笑,不相信是真的,都以为薄膜太阳能是一个科幻”。以至于他面临的“挑战、压力非常非常大”。

1996年1月,汉能薄膜登陆港交所,彼时的李河君低调神秘,于公众而言略显陌生。此后十余年中,汉能薄膜股价表现也非常平淡,基本徘徊在1、2港元左右,最低时甚至只有0.118港元。

直至2014年底,这一迹象开始松动。

2014年11月,长期无人问津的汉能股价悄然爬升,到当年底已接近3港元。进入2015年,汉能股价再度阶段性上涨,2个月内便突破4港元,总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

随着汉能的股价飙涨,2014年、2015年李河君蝉联了中国大陆首富。2015年,李河君财富1600亿元,比王健林家族财富多了50个“小目标”,也比马云多了100个“小目标”。

伴随着这场造富神话,李河君开始走入大众视线。问鼎首富宝座之后,财富狂欢还在继续。

连续多个强势拉升之后,汉能薄膜股价于3月5日盘中窜至历史最高点9.07港元,当日最大涨幅42%,李河君的财富版图顿时又“肥”了好几圈。

然而,好景不长。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一度在短短二十分钟内断崖式跳水,当天收盘股价跌幅达46.95%,市值蒸发超过1458亿港元。李河君的财富也是急剧缩水,从首富宝座上重重摔下,颜面扫地。

得知股价跳水之后,李河君对秘书讲,“tomorrow is another day”。那一刻,他并没有觉得这会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然而,汉能薄膜发电(0566.HK)却从第二天开始停牌至今,股价也一直锁定在3.91港元/每股的价格。

对于当年的事情,李河君事后一直“耿耿于怀”。他在多个场合曾表示,汉能薄膜被多家国际对冲基金大规模做空,汉能没有进行内幕交易,没有掏空上市公司。

究竟有没有被做空,现在已无法考证。只是从市场质疑来看,关联交易及脆弱的盈利能力是汉能薄膜股价暴跌的导火索,并因此被港交所勒令停牌,进行事务调查。

历经三年之久的博弈,直到2018年10月底汉能公告最终发布私有化的消息。

同样历经反复反省之后的李河君,转而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感谢这几年。前所未有的苦难,前所未有的成长,或者说百年不遇的苦难,百年不遇的成长”。

只是再次归来,早已沧海桑田。

剑走偏锋,可是钱从何来?

对于汉能私有化回A,汉能官网上发布的几篇媒体采访中,李河君也曾给予直接回应,“汉能包括我本人,我们历来是剑走偏锋,跟别人不太一样,或者我们反向地走。”

现如今,A股经历一场深度调整,一度击穿2500点,然而李河君却“反过来”看到了一种“势”,对A股“非常有信心”。

李河君称,“势在天地同力,势不在英雄不自由,干什么事都是这样,因为你没有势的话,再有本事也很难弄。我觉得汉能回归A股,我觉得也是势在。”因此,他认为汉能薄膜发电回A会很快。

然而,昔日首富发起的这场反击,不知道又有几成胜算?

按照此次私有化方案,汉能薄膜溢价28%收购投资者股票,所需资金至少500亿港元。这对走在艰难复牌路上的汉能薄膜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2015年7月15日,在主动申请临时停牌后两个月,汉能薄膜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股票交易,并不得复牌,有关调查继续。

调查的主因之一即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汉能控股”)的关联交易,简单来说就是自己生产卖给自己人。

公告显示,在当年6月,香港证监会即要求汉能薄膜提交汉能控股2011年至2014年的财务报表,以及汉能控股集团主席李河君的重大未偿还贷款详细情况。

彼时,汉能薄膜对港证监会的态度可以说非常强硬,不仅以非公开资料无控制权拒绝提交汉能控股的财务资料,而且表示要通过司法途径对香港证监会提出反对。

然而,在资本市场,“沉默”的数据也能“说话”。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至2014年间,汉能薄膜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向汉能控股销售设备所得。2013年关联收入几乎占到汉能薄膜营收的全部,2014年在增加第三方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关联交易占比依然达到62%。

看似飙升的业绩背后,汉能薄膜真实盈利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在佐证面前及港交所“高压”态势下,汉能薄膜不得已“低头认错”,于2015年7月20日主动终止当年最高上限达130多亿人民币的持续关联交易协议,并在财报中剔除大部分关联交易。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汉能薄膜2015年业绩大“变脸”,营收骤降至28亿港元,净利润从2014年盈利32亿港元变成净亏损122.34亿港元。

2018年上半年,汉能薄膜业绩却出乎意料地亮眼,营业收入204亿港元,同比增长6倍,净利润73.29亿港元,同比增长近30倍。

然而,野马财经注意到,汉能薄膜2018年上半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11.83亿港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1%。

11.83亿港元相较500多亿私有化费用,无疑是杯水车薪。怎么办?

在这个节骨眼上,汉能于今年7月还曾爆出向员工强制集资风波。据澎湃新闻报道,汉能内部进行过多次定融产品推介和宣贯会,介绍认购的正负激励举措。汉能方面将认购的完成度视作价值观考核标准,若完成度低员工将面临降薪或辞退,完成任务的员工则有销售提成和加薪条件。虽然此事后来被汉能否认,但是仍然让市场浮想联翩。

由此可见,对昔日首富而言,私有化的钱从何来确实也是一个问题。

私有化回A,没有那么简单

或许,资金问题对昔日首富来说只是一个小问题。毕竟是当过“首富”的人,不惜代价筹得真金白银还是有可能的。

对李河君而言,除了资金负担之外,港交所长达三年的立案调查和日渐迫近的除牌日亦如泰山压顶。按照港交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汉能薄膜如不能在2019年8月1日前复牌,将被取消上市公司的上市地位。

今年4月,汉能薄膜发布公告称,已完成香港证监会提出的两个复牌必要条件。然而,半年过去了,香港证监会并没有就汉能薄膜复牌做出表态。

有业界人士也向野马财经表示,预计汉能复牌的机会不大。

古语有云“君子谋势而动,顺势而为。”在这种情况下,汉能选择将汉能薄膜发电私有化回A股,也不失为李河君的顺势而为。

只是,除了资金之外,关联交易及股权代持或许才是汉能回A路上真正的“拦路虎”。

2018年上半年,汉能薄膜营收大增6倍至200多亿港元,主要业务仍然是研发和销售薄膜太阳能高端装备整线生产线。

一番抽丝剥茧后,野马财经注意到真正推高营收的是一笔高达近128亿港元的合同资产。

何为合同资产?

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解释:合同资产是指企业已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收取对价的权利,且该权利取决于时间流逝之外的其他因素。简单来说,只要达成合同付款条件,不管企业实际有没有收到钱,都可以在利润表中确认营收。

汉能薄膜2018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为-118.05亿港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36.9亿港元,为何却能实现200多亿港元的营收?中期报表还显示,随时间确认已交付建设合同及于某一时间点确认货品或服务的收入就达190多亿港元。

显然,汉能薄膜上半年的营收大都是这类挂账的应收款。

野马财经就该类账款的相关问题致电汉能薄膜香港投资部,得到的答复是,“会按照合同既定日期收款,但风险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金额之外,吃瓜群众更关心大额合同资产背后的“金主”。汉能薄膜中报显示,128亿港元合同资产主要来源于9个公司。野马财经通过天眼查发现,这些公司大都存在多次工商变更,并且相互间有着复杂的股权关系。

比如绵阳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由汉能移动能源持股10%,其法人魏昌华则常年在四川汉能光伏有限公司担任高管。

野马财经就上述公司与汉能薄膜间的关系向汉能薄膜问询,得到的答复是,“不知道。”那么,这是否属于一种升级迭代后的新型关联交易,不得而知。

此外,市场上一直有分析人士怀疑李河君通过隐形的股权代持控制重要客户,以此掩盖关联交易。然而,这些都只是单方面的怀疑,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予以证实。

众所周知,A股发审委对企业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五个“独立”,即资产独立、财务独立、业务独立、人员独立、机构独立。

可以想象,前首富李河君在绝地反击的路上,这些还没有完全理清的关系都可能成为“绊脚石”。

你对这位昔日首富及他的事业,有哪些想说的呢?欢迎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